文藝‎ > ‎藝術家的故事‎ > ‎

鄭板橋

 難得糊塗
 
 
 
  這匾額「難得糊塗」出自清朝鄭板橋之手,相傳是他在乾隆年間濰縣任官時作。鄭板橋是個受百姓愛戴的清官,後得罪豪紳,被害而罷官;他自幼家貧,三歲母亡,由乳母照顧,隨父學畫畫,早年賣畫為生。其詩、書、畫了得,被譽為「三絕」,擅長畫竹和蘭,並以畫蘭竹的方法融入書法,自創一格,稱為「六分書」。與金農、李鱓、汪士慎等人合稱「楊州八怪」。

  民間有一個傳說,一年鄭板橋專程到雲峰山去看春秋戰國時代留下的「鄭莊公碑」,由於來不及下山,借宿於山間一小茅屋,茅屋主人溫文儒雅,自稱是糊塗的老人,鄭板橋見其室有一塊大如桌面的硯台,石質佳美,雕刻精細。老人請鄭板橋題字,打算把字刻在硯背上,板橋答應,又因見老人在言談間的修養,已知老人非等閒之輩,便提了「難得糊塗」四字,又蓋了一方新刻的印章,上有「康熙秀才、雍正舉人、乾隆進士」。

  鄭板橋見硯石還有空位,就請老人作一跋語,老人便提了「得美石難、得頑尤難、由美石轉入頑石更難,美於中、頑於外、藏野人之廬,不入富貴之門也」,又蓋了一印:「院試第一,鄉試第二,殿試第三」。

  鄭板橋一見跋語和印章後吃了一驚,估計老人是隱退的官員,與老人細談才知底蘊,當下又再寫一段在硯台上,「聰明難、糊塗尤難、由聰明轉入糊塗更難,放一著、退一步、當下心安,非圖後來福報也。」老人見後大笑。

  「難得糊塗」點出了鄭板橋心中對官場昏暗的點點感受。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