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 > ‎見證分享‎ > ‎

方佩菁

  曾經有一個朋友用「傳奇」來形容我,因為我家庭背景複雜,有很多只能在報紙上見到的大事都曾經發生在我身上。例如:家庭暴力、入住庇護中心、有家人當上14歲未婚媽媽、有家人坐牢等等。想一想,其實我一生的故事幾乎可以出一本自傳。

  我有一個快樂的童年,父母從不逼我讀書,爸爸每個星期也會帶我到冒險樂園玩耍,我要甚麼,父母都會買給我。上了中學後,父母離婚,母親再婚,令我的生活起了很大的變化,我接受不到。我經常自己一個在家,感到很寂寞,有一次我到樓下公園逛,見到一班夜青坐在已關閉的大排檔聊得很開心,於是心裡渴望結識他們,可以令我不致孤單,最後雖然我沒有機會認識到他們,但是我在學校經常闖禍,杯葛同學,玩弄同學,甚至試過集體自殺。事情是這樣的,有一個女同學的性格很差,經常偷別人東西,食完飯又用別人的衣服抺枱,又玩弄感情等等。於是我們全班集體杯葛那位同學,又出言傷害。結果有一天班主任跟我們幾個說那位同學在家服用發燒藥自殺獲救,我們當時覺得老師偏幫那位同學,指責我們。於是我們心有不忿,集體帶家裡的藥回學校,結果被老師發現了,有些同學被送去醫院洗胃,住在那些四面都是軟墊的精神病房中。中二那年我操行得到了D-。老師叫我轉校,離開這班朋友。

  我轉了鄰近我家的一間中學,結識到一班乖巧而又投契的朋友,中四那年,她們帶我回教會,對於基督教,我並不抗拒,因為我自小就讀基督教幼稚園和小學,小學的宗教科老師很嚴厲,若果沒有帶書便要蹲在地下上課,因此上宗教課非常專心,因此對聖經故事都略知一二,而且偶然有參加主日學結識一些朋友,但當時並不確定自己在做甚麼。回教會之後,一開始都有陌生的感覺,而且認為講道很沉悶,有幾次甚至睡著了,但是慢慢接觸後,便覺得信仰真的幫助我很多,每當有事發生,我都會祈禱,祈禱後心裡便平靜下來,難關亦一下子跨過了,回頭發現,其實難關都比想像中細小得多,因為神給予我們的挑戰和難關是我們能夠承受的。

  最能令我感到溫暖的,令我肯委身教會的,是小組組員的愛。我經濟能力有限,沒有外出補習,想不到,組長組員們都肯免費為我補習,有時不只是一兩小時,甚至是付出一整天的時間。他們一直照顧我的成長,陪伴著我兩次的放榜,東走西奔,實在令我感動不已。此外,我姨媽是一位信了佛、觀音幾十年的人,在數年前,她證實患上了肺癌,情況穩定下來後,她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結識到一位業主立案法團的朋友,那朋友帶她到教會。她參與了一個小組,裡面的人全部都是患重病的,有些甚至有末期癌症的,他們一直互相扶持,姨媽看到後便很感動,感受到那份真摯的愛,覺得這就是真正的信仰,與佛教大相逕庭。 中五會考前,家中發生家庭暴力,我和媽媽都要四出走避,最後我要離開媽媽,到爸爸那裡住,面對熟悉而又有陰影的家,我都選擇安然面對。因為無論發生甚麼,我都有個「大靠山」,陪伴我走過人生許多風雨。我不會為了我的遭遇而怨天尤人,因為世界上還有很多比我遭遇差百倍的人。活著並不容易,我還有手有腳,有生命氣息,這些都是值得我們去感恩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