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 > ‎見證分享‎ > ‎

向佩芳

「我來了,是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

  從前,基督給我的感覺並不是太深刻,唯一的記憶是在六年小學的生涯裏,每次的週會講道時,全校的學生都擠在頂樓的精緻禮堂,又或是曝曬於露天操場,很多時我都忍受不住而暈倒,並不好受。長大後,每當想到將來死亡,就會很迷惘和害怕,害怕的是痛楚,迷惘的是死後不知道往那裏去,亦眷戀地上的一切人與物,沒有一點安全感。直到那一天,神改變我。

  某一年,公司定於復活節假給全體員工到泰國旅遊數天。我認為這次的活動是一個難得的機會,讓我與一班投契的同事同渡假期,秉足夜談。但在最後的一晚,卻發生了一件怪事。那天,我們到了一個島嶼過夜,晚飯後大家到海灘閒談,當中有同事講「鬼古」,講到緊張的情節,我和另一個同事都嚇得大叫。講完故事後約二十分鐘,有人發現講鬼古的同事情緒和面色突變,及後知道他是給邪靈上身(俗稱鬼上身)。他不斷「抽筋」,又胡言亂語,經過多位同事協助後,他才好轉過來。那時我非常害怕,因為這是我第一次親自目睹的怪事。我將這事告訴一位基督徒同事Flora,亦打算盡快一同返回我倆的房間休息,但走了才數步,另一位同事就把我叫住,說要我坐在「上身」的同事旁,然後隨領隊一塊兒到酒店後面一個土地公那裏拜祭(我後來才知道同事認為我在講鬼古時大叫,恐怕騷擾了「它們」,加上「上身」的同事看見我與另一大叫的同事的身後有異物,那東西好像要傷害我們,但他在企圖阻止的時刻,自己就受傷了)。那一晚,我們一班同事在同一房間內渡過,我這才感到自己亦被牽涉在這事上,當晚的我既害怕,又明白「渡日如年」的滋味。

  終於等到清晨,甚麼也沒有發生,大家才鬆一口氣。回程時,我亦很鎮靜,直到抵達機場,大家又再議論紛紛。當時,自己突然感到極度軟弱和無助,甚是害怕,不禁哭了起來,Flora 在一旁安慰我,更在飛機上帶領我禱告和讀經,使我感到內心的平安。我深深感受到神所給我的愛和溫暖,已經勝過之前的恐懼,就這樣,我清楚知道主已救贖了我,並且決志信主。

  回想那天,實在感謝主藉著這次「奇妙」的安排,讓我在一個非一般的情況下經歷神的大愛和恩典,叫我刻骨銘心。我也感謝神賜下數位在我成長中特別愛護我的弟兄姊妹,在我軟弱時給我關心和支持。最後,願在以後的日子裏,我的心如同詩歌般一樣:

  「我要開口向你讚美稱謝,永永遠遠讚美不停,永永遠遠,稱謝不已。

  我要欣然向你獻上自己,一生一世獻上自己,一生一世,腳步不離。」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