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 > ‎見證分享‎ > ‎

Ivan Tsao

  「所以你要對以色列人說,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你們要轉向我,我就轉向你們。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撒迦利亞書1章3節)

外婆帶我信主

  我是家裡第四代基督徒。大舅父是家中第一位信耶穌的,他在上海聖約翰學院求學時,讀《約翰福音》而信主。外婆告訴我大舅父信主後怎樣拒絕跪拜偶像,怎樣向家人傳福音。後來,家人陸續信主,包括我的太婆;她活到一百零三歲才返回天家。

  外婆是一位非常虔誠的基督徒,她的一生雖非一帆風順,卻擁有一顆和平、喜樂、感恩的心。她時常禱告、讀經、參與教會的祈禱會和團契聚會。是外婆把我帶大的,她定意要讓我在神的話語中成長。記得小時侯,每逢主日,外婆都帶我到當時位於馬寶道的宣道會北角堂(北宣)聚會。返主日學前,外婆常帶我去教會附近的花園餐廳吃美味的西式早餐,這經歷給我留下美好的回憶。後來,除了主日學外,我還參加了少年團和暑期聖經班。外婆待人處事的態度影響我至爲深遠,家人中我跟她最親近。神賜外婆給我,我愛她,她也愛我。

  中四畢業後,我負笈英國升學。在英國生活了八年,取得建築師的專業學位,但這段時間我的屬靈生命和信心都倒退了。外婆很關心我,她認為我既是基督徒,就該受浸。我順應她的安排,在一年的暑假,即一九八一年七月十日,在當時位於雲華大廈的北宣受浸。記得我踏進講台後面的浸池,胡牧師給我施浸,把我整個人浸入水中。至今我還保存著當年外婆送給我的英文聖經,浸禮的其他細節卻記不起了。在倫敦留學期間,外婆經常寫信給我。一九八九年,外婆返回天家。每當我思念她時,總會拿她的信來讀。

浪迹紅塵

  在英國求學八年期間,結交的朋友來自五湖四海,包括印度、英國、塞浦路斯、希臘、馬來西亞、土耳其等,視野倒是擴闊了。一班年輕人對人生充滿疑問,我們無所不談,宗教更是熱門的話題。我甚少發表意見,只靜靜旁聽他們反對基督教的言論,那些言論令我對信仰產生了疑惑。其中一個問題使我感到十分不安,就是神既是全知的,那麼,在我出生時,祂早已知道我死後會上天堂還是下地獄,這豈不是太不公平了嗎?若一切都預先安排好,人生還有甚麼意義呢?那時,我閱讀了很多書籍,希望找尋人生的意義,包括沙特、陀思妥耶夫斯基,托爾斯泰、赫胥黎、卡夫卡等的作品。可是,書讀得越多,問題也越多,卻苦感求助無門。不難想象,我開始日漸遠離神,像浪子般離開了神的家,一去便二十多年。那段漫長的日子,我的生活算蠻不錯。我將事業擺在首位,其他都成了次要。我認為一個到了中年的專業人士,具有卓越的工作表現和成就最為重要,因人的價值就在於此。一九九八年,我在建築界已工作了十三年,我拚命苦幹,事業非常成功,人也自負起來。當時,我已成為業界知名的建築師,成功感和錢財帶給我無比的動力。我決定修讀法律,要做全城最出色的建築事務律師。然而,這一切都是虛浮的,金錢和名譽雖都擁有了,卻填不了我心中的空虛。在朋友面前,我總是個樂天派,因我臉上從沒展露愁容,時常戴著快樂的面具。然而,我無法解釋背後那份深藏心裡、揮之不去的空虛感,亦沒人明白我,這使我更覺孤單。

  二零零二年二月的一個深夜,我的世界起了巨變。那時我是見習律師,期待一年後成爲執業律師,專門處理建築界的法律事務。我的生活本無憂無慮。當晚,我躺在牀上,輾轉無法入睡,腦海中突然冒出一個問題:「你認為你死後會去哪裡呢?」我既是個基督徒,死後肯定上天堂,我本從未感到害怕。然而,那一夜,人死後便「煙消雲散」這個想法卻把我嚇壞了。若人不論好壞,結局都是「化為烏有」,對我來說,這意味著人生是毫無意義的。但這卻怎麽可能呢?基督教信仰告訴我,無論是誰,死後不是上天堂,就是下地獄。剎那間,我撫心自問:「我死後會上天堂嗎?」我的答案竟是不!

  接著那幾天,我反覆思量這個問題:「我所信的神到底是誰?我認識祂嗎?我愛衪嗎?」我覺得我不認識神,也不愛神!我已很久沒禱告了。這一刻,我向神呼求:「神啊!求祢讓我認識祢,我要認識祢,才能愛祢。」

迷羊知返

  自此,我的生命出現了很大的轉變。神先引導我重返教會。當我第一次踏進康澤的北宣家,木長椅依舊,心境卻不一樣。雖然無人認識我,但一切都那麼親切。我在禮堂側翼找了個安靜的角落坐下,內心充滿安寧。當會眾頌唱詩歌的時候,我的心深受感動,淚水奪眶而出,不能自已。那段日子,我期待著每週的崇拜,我靜靜地回到教會,坐在禮堂中,唱詩時流淚,聽道時又流淚。漸漸地,神把我那剛硬了的心軟化。「我也要賜給你們一個新心,將新靈放在你們裡面,又從你們的肉體中除掉石心,賜給你們肉心。」(以西結書36章26節)真奇妙啊!回轉後我才留意到外婆從前在信上的叮嚀,當年的我竟瞎了眼看不見外婆的話,她常在信上這樣叮囑我:

    「最要緊的事,要去做禮拜,敬畏神,一切依靠耶和華,耶和華會賜福給你。」
 
    「星期日要去敬拜神,神會賜褔給你。」
 
    「你是個基督徒,敬畏神最重要,你在百忙中要抽出時間去做禮拜,多聽神的話,神會給你智慧和
    力量,將來在天國裡我們可以在一起,永享天國之福。」

    我深知道神垂聽了外婆懇切的代禱,衪把憐憫和愛傾倒在我這個不配的人身上。

  當我逐漸認識神多一點,也開始認識自己多一點。卓越的表現不再是我人生的推動力,事業成功的優越感也不能滿足我的心。這一切對我來說已不再重要了。我感到迷惘。那段日子,我苦苦思索,我該持甚麼態度看待自己的工作呢?當我學習接受我的事業也是神所賜的禮物,我終於明白主的話:「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撒迦利亞書4章6節下)

  我要專心一意去認識自己宣稱所信靠的神。我展開了一段求知之旅,讀了大量的基督教書籍,如楊腓力的《無語問上帝》、魯益師的《返璞歸真》等等。

  二零零二年八月,我被調派到廣州工作四個月。每晚我都讀聖經,從《創世記》開始,直到《啟示錄》。三個月內,我把整本聖經讀畢了一遍。

  當我讀《創世記》,讀到約瑟的生平時,深受感動,痛哭流涕。約瑟必定克服了重重障礙,才能原諒兄長們。我覺得自己像約瑟般也曾被人出賣。我內心隱隱作痛,淚流滿面;但感謝神,我奇妙地經歷了衪的寬恕,衪更醫好我埋藏心底的傷痛。

  《路加福音》記載主耶穌在馬槽降生,嬰孩耶穌軟弱無助,隨時有生命危險。當我讀到這段經文,又哭了起來。大有威榮能力的神竟選擇在馬槽出生,這真是不可思議!

  我雖不完全明白聖經,但神施恩給我,衪以獨特的方式指教我,常使我深省。

  在廣州工作期間,可以在週末回港。我常常在火車上聽聖詩,我特別喜歡角聲使團的《生命之主》,這首詩歌最能表達我當時的感受:

  念記當天,事過境遷,人生幻變,無奈一張臉,遇困苦心中百般愁,孤單感覺誰願意接受,是你一天在我心中,柔聲喚我,藏著接納體諒,給我知,當走到人盡處,其實有神在引牽。耶穌祂曾犧牲,彰顯無比愛,祂救我不惜代價,耶穌祂嘗孤單,經過人憂困,懸十架,曾為我血灑。耶穌祂除我罪,體恤人苦痛,釋放我心中罪債,求此刻我心打開,甘決意讓主帶領,前路往,不需再後看(無懼怕,堅守信望愛。)

  回首從前,我一生所擁有的,都是神賜給我的。我接受過法律訓練,這有助我全神貫注讀聖經,養成了研經的好習慣,又認識到真正的公義在於神,不在於人。假若我從沒認識神,就無法認識真正的自己。誠然,當中有一些人生的功課委實難學。

神愛我一家

  回顧過去,我思潮起伏。有很多事情我都想忘記,想逃避;然而,在主面前,我把心靈敞開,我知道自己一定要重整人生。首先,我要與父母和好。幼時,外婆照顧我起居生活,和父母的關係比較疏遠。父母雖都是基督徒,卻一向不像外婆那麼虔誠,我從不見他們祈禱或查經,或帶人到佈道會等,而僅在星期天返教會。在我父母身上,我看不見主內那份平安、喜樂和感恩。當我回歸神家後,一直惦掛著爸媽的靈命,尤其是爸爸,我遂天天為他禱告。過了一段日子,神讓我看見原來自己心胸狹窄,心靈受創。我對爸媽有成見,我想起中學時,不論我獲選為學校的游泳隊和籃球隊隊員,或交了些甚麼朋友,他們從不過問。我對他們很失望,一直以來,我只顧批評他們,挑剔他們的錯處,從不曉得怎樣愛他們。

  二零零五年中,八十多歲的爸爸經常進出醫院,一天下班後,我到醫院探望他,見他被綁在床上,在床上掙扎,叫我救他,醫護人員說恐防他跌倒,他又出現幻覺,說一些奇怪的話,故須把他綁著。我目睹這一切,卻愛莫能助,心也碎了。當晚,我感到絕望,淚如泉湧,向神呼求說:「主啊!這三年來,我天天為爸爸代求,祢聽見我的呼求嗎?爸爸身心受苦,我怎能專注讀神學呢?祢為何不理會我們呢?」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四日,就在爸爸離世前八天,我如常到醫院探望他,那天他的精神不錯,很喜樂,又平安。我和他談了一會,聽著他愉悅地細說從前的點滴,我實在感恩。他告訴我年少時,祖母染上肺結核病,他在病榻旁照顧病危的祖母。他說自己的生命是神賜予的恩典,神不僅沒讓他染上肺結核病,還讓他身壯力健。

  爸爸真的改變了。這是他第一次以感恩來結束他所述的故事。我心中感謝主,我知道祂垂聽了我的禱告。在神的恩典中,我不需再為爸爸的屬靈生命擔心。我知道他已忠於自己的召命,是個孝順的兒子、專一的丈夫、愛哥哥和愛我的好爸爸。我也深愛我眼前的爸爸,我輕撫他的前額,仔細地看著他。那刻我心情複雜,我意識到我們將要分離,為此我傷心難過,同時又因他的名字記在天上而快樂。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二日,爸爸安息主懷。信實的神愛我,也愛我爸爸。神在爸爸離世前,奇妙地圓滿了我們兩代之間的愛。衪幫助我重新接納爸爸和媽媽,我對他們的不滿一下子變得無關重要。

投入教會生活

(1) 2003 Alive小組

  我一心追趕認識神,渴慕在主內成長,不想再度失落,並願意融入教會。我踏出三十年來的第一步,決定加入小組,並願接受訓練,成為組長去服事。二零零三年一月十八日,我出席了2003 Alive小組的簡介會,會上有十多位弟兄姊妹,來自社會不同階層。當我望著一張張陌生的面孔,心裡頓感不安,盤算是否真的要加入這個小組。我疑慮重重,不知該如何決定,惟有向主求寬恕:「主啊!赦免我。我願意像大衛王一樣,作一個合祢心意的人。求祢指引我,消除我的疑慮。」我突然驚覺自己的假冒為善,瞧不起弟兄姊妹們。我不斷求主教導我,讓我謙卑,不要驕傲。

  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五至十六日,小組舉行營會。沒有相熟的弟兄姊妹同行,我對營會不存厚望。但感謝神!祂改變了我的心,為我排除萬難,讓我親眼看見祂的偉大。我在營內一則日記寫道:「感謝神!在祢裡面沒有難成的事。祢向我展示祢的大能,消除了我的疑慮。神啊!我軟弱的信心大大剛強了,我知道祢揀選了我們。從前我瞎了眼,現在看得見,神的恩典真奇妙啊!簡直不可思議。」

  神一直在我們當中施恩賜福,讓我們順利完成了2003 Alive小組的組長訓練。

(2) Revival 小組

  二零零四年七月,陳麗芬傳道(現已按立為牧師)鼓勵我開展Revival小組。小組隔週五聚會,成員共十四人,他們都像我一樣,是迷途知返的基督徒。「弟兄們,你們要謹慎,免得你們中間或有人存著不信的惡心,把永生神離棄了。總要趁著還有今日,天天彼此相勸,免得你們中間有人被罪迷惑,心裡就剛硬了。我們若將起初確實的信心堅持到底,就在基督裡有分了。」(希伯來書3章12-14節)我們靠主剛強起來,願意一起在基督裡成長。感謝主,今天我們的Revival小組已經三歲了!

(3) 甘心團契

  「我要把甘心祭獻給祢。耶和華啊,我要稱讚祢的名;這名本為美好。」(詩篇54篇6節)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六日,我有機會探望甘心團契的頌讚組。這個小組的弟兄姊妹,有的智力受損,有的行動不便。五年前當我歸家再開始崇拜時,就是坐在甘心團契的弟兄姊妹旁,那時他們團契成立不久,人數還不多。

  事緣Revival小組的一位姊妹,自二零零七年一月開始在甘心團契服事,她與我們分享團契裡弟兄姊妹感人的見證。半年以來,她漸漸變成了一個既熱情又富同情心的人。她的轉變使我們十分驚訝,基於這個原因,我們決定探訪這個團契。

  一直以來,我很羨慕盧雲神父在方舟之家事奉的日子。他在那裡找到那扇通往和平、喜樂和生命意義之門。是甚麼因素令他能夠放下戒心,讓別人進入自己的心靈呢?我很想知道他的心路歷程。我知道理性的學習,甚至神學上的學習,也不能開啓人心靈之門;故此,我很期待探訪甘心團契。

  團契在下午三時開始,我們提早半小時到達副堂。我和弟兄姊妹們握手打招呼,嘗試互道姓名,彼此問安。可是,面對著我,有些弟兄姊妹像不大知道該怎樣回應我,他們所說的,我也有一點摸不著頭腦。我醒覺自己原來不懂怎樣和他們溝通,我找不到能與他們相交的話題。那刻,我很想認識他們的生命,渴望他們能接納自己。

  當聚會開始,大家一起唱詩。有的領唱,有的隨著音樂起舞,有的搖動雙手,也有的引吭高歌。那情景美麗感人,我喜極而泣。感謝主!在基督的愛裡有真自由。他們行過死蔭幽谷,但天地的主安慰了他們。他們真情地敬拜讚美神,催逼我省察自己內心。主啊,原諒我還有許多虛偽的習性。

  他們的家事報告和代禱,單純而直接。我欣賞他們的祈禱。當他們禱告時,我感到主喜悅他們,天父臨格在他們當中。傅士德說得十分中肯:「一個單純的禱告包函了好的、壞的、醜的,混而為一,單純的禱告是平凡的人把平凡的事告訴那位慈愛、滿有同情心的父親。單純的禱告一點也不矯揉造作。我們不用充神聖、充單純、充聖人。我們不用向神或自己掩飾自己的動機,那怕動機不良或自相矛盾,我們總抱著這樣的態度向神傾心吐意。要記著我們的神能容得下我們的心,也知道萬事。」

  接著是麗娥姊妹講解神的話語。弟兄姊妹們都很開心,很活潑,他們踴躍發言,反應熱烈,整個聚會充滿動感。他們當中,有一兩位會突然大叫,有兩三位會在副堂走來走去。麗娥姊妹準備充足,又有耐性和技巧。這一切都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置身其中,頓覺過去九個月以來所學的,包括系統神學、教會史、希伯來文、希臘文等等,都不管用。我想起了「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我若……也明白各樣的奧秘,各樣的知識,……卻沒有愛,我就算不得甚麼。」(哥林多前書13章1-2節)

  就在這天,我見證了活潑的基督教信仰。從他們身上,我不單頭腦上明白,心靈也深深醒悟過來,體會到何謂「基督與我們同在,住在我們中間,並使用我們」。我同意葛堅的話:「世上最漫長、最艱辛的路,要數從頭腦通往心靈的路。」感謝神!有神與我們同行,我們不會孤單。

  七月十四日,我探訪了甘心團契的歡欣組。那天晚上,我向神呼求:「主啊,求祢引領我,我是屬祢的。我去甘心事奉,合祢的心意嗎?願祢的旨意成就在我身上。」這之後,我便決定留在歡欣組服事。我向神禱告:「主啊!感謝祢給我講解聖經的恩賜。求祢使用我,我以祢的旨意為大。」

我的召命

  二零零三年我加入2003 Alive小組時,我正在修讀中國神學研究院的晚間延伸課程。我發現在研讀聖經的過程中,自己越來越喜歡神的話語,我求神以祂的話語來模造我。我開始嚮往全時間讀神學,專注研究聖經。

  終於在二零零六年,我安然辭掉律師的工作,全時間攻讀神學。目前,我在中國神學研究院唸基督教研究碩士二年級。

  我被召全時間讀神學與我和爸爸的和好有密切的關係。爸爸離世後,神開啓了我的眼睛,讓我看見爸媽的欠缺,我體會到他們在中年時欠缺屬靈的導師,這對他們的屬靈生命有很負面的影響。神向我大施慈愛,我願意回應祂——「請差遣我」(以賽亞書6章8節下)。神的呼召是請清楚楚的,正如馬可福音5章19節所提及那被鬼附的人,主耶穌對他說:「你回家去,到你的親屬那裡,將主為你所做的是何等大的事,是怎樣憐憫你,都告訴他們。」我自小返北宣,我的「親屬」就是北宣家的人。我求神賜我勇氣、力量和智慧去回應祂的愛。今天,我見不少年屆四十的基督徒像我父母當年一樣,忙於事業,營營役役,沒空、也沒興趣弄清楚自己的信仰。然而,我相信神會彰顯衪的恩典與憐憫,我求衪使用我,讓我特別記念到中年的基督徒。

結語

  神記念我,祂等待了三十年,呼喚我回家,又呼召我安然跟隨他。我一無所誇,神以祂的愛和祂的話語去改變我。過去,我事事求勝心切,迷失了人生的方向。如今,我甘心樂意把生命完全交託在神的手中。

  我要好好慶祝,為我的生命、再活過來的生命而喜悅!我要舉手,我要高歌:「這是我信息,我的詩歌,讚美我救主,晝夜唱和。」《生命聖詩414首》

  哈利路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