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 > ‎見證分享‎ > ‎

Janice

  由於小學時唸基督教學校,所以從小已經認識主,但對當時的我來說,信仰不單遙遠得不能觸及,更十分深奧,難以明白。印象中,宗教課的老師是嚴肅的,她對我們很好,但她留給我最深刻的印象還是她對信仰那種堅定的態度。小時候的我,只記得老師說主愛我們,如果我們願意跟隨主,主會原諒我們做錯過的事,將來我們可以去到天堂和主在一起。當時我大約在唸二、三年級吧,我還記得上課後跟朋友的一段對話,我說:「老師說信主才可以去天堂,我相信主啊,但如果我的爸爸媽媽不信怎麼辦?」我的朋友答:「老師不是說嗎?只要你相信,你的爸爸媽媽也會慢慢地被影響的。你要有信心啊!」我也相信了朋友的安慰,並開始期待爸爸媽媽有一天會相信。

  隨著日子的過去,父母還是沒有信主,我慢慢長大,也開始學習更多關於基督教的道理,有時也會向主禱告,但感覺上,我卻離主越來越遠。我變得器量狹窄,容易和家人有爭執,經常埋怨家人不了解我。當時的心理很難解釋,在我最彷徨無助時,我還是會禱告,求主的幫助,但另一方面,在順境時或事情有曙光的時候,我又把主拋諸腦後,不曾感謝主的恩賜。

  我曾經嘗試每晚向主禱告,但信心卻不堅定,隔了一段日子便放棄了。在中學時,有一次聽了一位牧師的講道,卻有想過決志,但和家人商量後,還是放棄了。中學畢業後,更完全和主隔絕了。中學時還有機會聽聽牧師講道和基督徒老師或同學的分享,但進了大學後,所有新的事物令我目不暇給,更失去了過往和主接近的機會。

  我的觀念逐漸改變,開始認為,主的確是存在的,但我只是一個平凡的女孩子,常常都會做錯事,更不是個虔誠的教徒,主還會不會愛我呢?應該不會吧。這個觀念一直維持到今年,我大學要畢業了。就在我畢業前的幾個月,我在兼職的地方認識了一位新朋友,他是一個基督徒,他知道我有考慮過返教會,但一直沒有這樣的機會,他主動邀請我跟他返教會,我抱著一試無妨的心態,便嘗試返教會一看。

  第一次回教會時,真的有點格格不入的感覺,雖然所有人對我也很親切,但我仍然有一點不知所措和緊張。在崇拜時,聽到牧師講道,我生出一種熟悉的懷念的感覺,彷佛回到小時候,第一次接觸主的道理時的感覺。當天晚上,在我睡前,我重拾拋開了很久的習慣,向主禱告,感謝主讓我有機會返教會,讓我再次接觸主。

  在我第二次返教會時,牧師講道後,說如果有人願意決志信主,便隨著他祈禱,當時我的內心很平靜,慢慢的隨著牧師禱告,彷佛這件事很早便應該發生的了,雖然我很清楚,決志信主的決定會令家人和身邊的朋友感到很突然,甚至會反對,但我還是很平靜,在心中求主賜給我勇氣向他們解釋,請他們接受。祈禱後,我被問有甚麼感覺,其實除了平靜外,我只感到好像回到小時候,重拾對主那份毫不懷疑的信心,單純的相信主和感謝主賜給我的一切。

  由決志信主至現在,還沒有半年的時間。當我在想,信主後有甚麼改變,驟然去想,好像沒有甚麼轉變,我仍然是過往那個平凡的女生,但細想之下,我發現自己以往難以控制的急躁脾氣,開始變得較容易控制,雖然我還是會生氣,但生氣的時間卻變短了,更會多考慮別人的處境,體諒別人的感受,一旦能夠明白別人的感受,我的氣自然慢慢的平伏下來,也會為自己的脾氣感到抱歉。

  現在的我信主的時間仍然很短,還需要學習和紮根,堅定自己的信心和意志,但我確信主會在以後的道路上帶領我和指引我,讓我成為蒙神喜悅的女兒。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