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 > ‎見證分享‎ > ‎

Sam

第一部分:得救見證

  回憶自己成長的歷程,從孩提的時代已經有機會接觸基督教信仰,母親雖然並非基督徒,卻為我安排到教會經辦的幼稚園裡接受教育。當時老師所說的福音故事,在我童年的記憶裡十分深刻,影響著我的成長,我甚至清楚記得當時期終考試聖經科我答錯的試題。及至進入小學階段,雖然所讀的官立學校並無宗教教育,但我仍念念不忘聖經的故事,大約八歲那一年,一天我突然要求母親帶我到教堂聚會,令她大感錯愕,由於母親分不清楚基督教會與天主教會的分別,於是最後把我帶到堅道的天主教座堂。母親著我自己進去,她在外面等候,還把一個五角錢幣塞進我的手裡,因我問她是否需要付費,她說不曉得。如是者我獨個兒參加了彌撒。自那一次後,父母沒有再讓我上教堂;而我亦沒有要求。回想這些童年往事,仍覺得天父早已把認識衪的渴望放在我的心中。

  輾轉到中學的階段,由於母親病逝,父親在遠洋船上工作,在乏人關顧的情況下,漸漸變得反叛偏激,亦曾因結交朋黨以至荒廢學業。高中時期得到基督徒老師的影響,生活重回正常的軌道。當時一方面愧疚在母親病重的那兩個年頭沒有做好兒子的本份,另一方面感到人生缺乏座標,漂流無定,遂決心尋找終極永存的價值。升上中五那年的暑假我一口氣讀完了新約聖經,雖然多有不明白,但卻認定自己是一個有罪的人,並且耶穌的言行和教導都是我應該信靠的。於是在一個炎夏的晚上,我在住處的天台獨自向耶穌禱告,認罪,許下跟從衪的承諾。此後,我更多接觸基督徒的同學,並在他們的幫助下開始教會生活,參加佈道會,進一步認清基本信仰的內容。新的身份和聖經的真理讓我的生命獲得轉機,舊的價值觀改變了,對朋友、金錢、時間和家庭的觀念都有了新的認識。

第二部分:教會生活

  信主初年在浸信會聚會,接受很系統的主日學和助道會的栽培,對我認識信仰的基本十分重要,並且也學習如何參與事奉工作。由於少不更事,曾因與肢體的人際衝突而變得消沉,但這亦造就了天父改變我個性的契機,透過祈禱裡經歷聖靈醫治的大能,更加使我認定神願意挽回罪人、拯救罪人的心。

  考進大學以後,思想變得多元化,除了在校園的團契裡事奉,亦希望更認識其他的基督教會,故輾轉到過神召會和聖公會聚會,在聖公會逗留的時間比較長,因深深被那豐富象徵意義的聖礼傳統所吸引。

  由於修讀社會工作,畢業後便投身智障人士的康復工作,透過閱讀德蘭修女和盧雲神父的著作,加上在加爾各答的義務工作,使我蒙受莫大的祝福,認定在傷殘人士群體中服事的角色。九六年遷居沙田,結婚後與妻子一同加入宣道會沙田堂聚會,參與方舟之家的事奉,與傷健兄姊一起敬拜神,為他們預備崇拜的地方、膳食、安排活動、照顧他們身心所需、帶領查經及參與執委會工作等。彼此祝福,直到如今。

第三部分:戀愛婚姻及家庭生活

  在大學校園團契裡得到傳道人嚴嚴的教導,明白婚姻與建立家庭都需要遵循聖經的教導。故在踏入社會做事的前後幾年間努力認識自我,反省與人相處的陋習缺點,多次在禱告的操練中尋求個人性格的更新。蒙天父的眷顧,在步入戀愛至決定結婚的六年間,倆個人的關係在天父的眷顧中發展,遵從聖經倫理的規範,彼此都獲得成長。自九七年結婚以後生活十分和諧,感情穩固。

  我和妻子都決意以上帝為我們家的主,而事奉祂也是我們共同的人生方向。除了在專業的崗位上事奉神外,我們在過去五六年曾預備到海外宣教。我們參與和籌辦短宣活動、接受部份時間神學訓練〈中宣門訓和中神的、修讀相關課程〈M.Ed〉、完成差會申請過程、到工場視察等;惟至終因為認清本身的召命並不在此而未有成行。在目前的人生階段,我們都以接受正規的神學訓練為首要的考慮,盼望在天父的帶領下,可以透過神學訓練對目前教會裡所從事的事奉進行有根有基的信仰反省。
 
第四部分:支持系統

  教會肢體與教牧長執都對我是次的申請予以肯定,亦不時與我一起為此禱告。在未來的日子中,相信教會亦會給予機會,讓我把所學的在教會的事奉崗位中實踐。妻子已完成基督教研究的碩士課程,目前在進修中文大學的神學碩士,在做學問方面能給予我提點和幫助。至於經濟上在過去數年積極節約儲蓄,料可維持入學後的基本生活開支,而在必要時亦可向教會尋求神學教育的經濟援助。而原生家庭的開支和父母的供養亦早計算在儲蓄計劃之內,加上有期他親屬共同分擔家庭責任,料可應付。

第五部分:入學期望與報讀課程目的

(一) 接受神學和聖經知識的裝備,對目前教會裡自己所從事的事奉進行信仰反省。學習釋經,按正意分解聖經,以參與教會裡推動信徒研讀聖言的工作。

(二) 期望可專心致志立好神學和聖經知識的基礎,如上面所提,我和妻子都希望在神學的領域中進深學習,將來可服侍教會和肢體,若主如是帶領,我盼望這課程是一個開始,在這三年的基礎訓練中盼可認清前路,了解自已是否有合宜的恩賜,亦為未來更艱鉅的學習作準備主若帶領,將來可以以神學教育為我們的志業。

(三) 重新反省信仰,糾正一些自己不自覺的世俗價值觀。在職場工作十數個年頭,耳濡目染世俗的價值觀,加上近年在社會福利界別和公營部門奉行的管理主義和唯經濟主導的決策方式,在潛移默化下,自己對人與事的觀念都需要重新批判,盼望三年的學習生涯中可心意更新。此外,也期望能嘗試重整過去在社會工作和其他學科所累積的經驗和知識,探求與信仰的互動和對話;去蕪存菁,探索聖經真理和教導與社會生活的關係。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