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 > ‎見證分享‎ > ‎

Shirley Wong

  「相信有神嗎?」

  「這個世界由神所創造?」

  「相信主耶穌,你必得救?」

  曾幾何時,依稀記得這是似是疑非的對白,但媽媽說:「不要信,是騙人的。家裏已有很多祖、神明保佑你們,你已契了什麼娘娘為女兒,只有它們才可保平安。」

  可是年年復年年,童年、少年時代總是纏繞著很多的不幸,不滿的內心,不快樂漸漸積囤著。

  13歲開始半工讀,承負起一家的起居飲食,媽媽每天為工作早出晚歸,沒有朋友,沒有空間,只有壓力,漸漸把我形成了像一頭極易發怒的「獅子」,尋找可給我發泄的。讀書、工作、讀書、工作……日日如是,沒有娛樂,那時的我每天只會怨懟,怨爸爸的早死,怨媽媽的狠心,怨上天的不公平,怨自己的命運!怨……

  「拜得神多自有神庇佑」

  「做得善事多便會心安、快樂」

  「努力工作不是會長財富嗎?」

  「有財才有勢,有財才得尊重?」

  為什麼媽媽還是每天眉頭深鎖,左嗟右怨呢?

  而我還是不快樂,很多憂慮揮之不去呢?

  在沒有盼望,沒有可信賴的成長,日積月累的「怨恨」、「勞力」、「壓力」終把我這隻發怒的獅子找到目標-我的女兒。

  我把她們打壓得透不過氣來,她們每天惶恐中渡過,我的妹妹Joann終耐不住,把她帶到教會中,奇妙的神讓這位「純潔小天使」得到可容身的,但我還是不服氣,我才是高高在上的,因為我是媽媽,我的權威不能輕蔑的,我要越權。

  「妳打我可否問過天父嗎?」這句話就是出自我只有六歲的女兒口中。

  為什麼我會這樣呢?那樣可惡呢?「認錯」不難,但要實行「認錯」這步才是最難,面子攸關,倔強牢牢的卡住關口。

  但這樣下去,可行嗎?

  「神啊!教我如何做吧!」這是第一次開口向神呼救。

  「對不起,媽媽做錯了,請妳們原諒媽媽。現在媽媽在妳們面前折斷這些藤條,以後再不用這些來發泄。」從那時起我家不曾再出現過這些「凶器」。幾句對白,一個動作,不會讓自己蒙羞,反有光彩,多謝神給我的改變。

  「我很喜歡返教會」、「不要安排活動在星期天,我要返教會。」這些堅定的說話,就是我女兒說的,也成了我的動力,從那刻起,沒有推辭的藉口,陪她們參予教會的崇拜、活動,亦讓我有機會慢慢培養去認識神。八年的時間使我融入教會中,融入小組,讓我體會了能夠認識神容讓人喜樂是不假的事實。在此刻我心中沒有過往不快的情緒,沒有怨恨的心,亦沒有憤世嫉俗的思想,這些不是能在五時三刻就能改變的,我也是要經過磨練、失敗、站起,再磨練的。

  此刻的我,實實在在的說:「我相信有神,祂是我可信靠的,所以我每天都能以喜樂、平安、感恩的心去享受事情的發生。」

  「不進則退」既是學生的座右銘,也是我在尋求神的知識的推動力,不過我還是喜歡做一個簡簡單單的人,因神說過:「清心的人有福了」。

  「奇蹟」可大可小,但我亦感謝神的作為,我的改變不是單向的,要有信心,要有接受,要有等候,才有「奇蹟」的。

Comments